童言消防 | 火災歷險記

   

2018

11

22

火災歷險記

——建始縣民族實驗中學八5班 李梓瑜

指導老師:鄧素梅

空氣中涌動著嗆人的刺鼻氣味,走廊的盡頭冒出漆黑的濃煙。我正為空氣中的壓抑與不安感到費解,才猛地意識到,這是一場火災的開端,或許,是哀樂的序章。

不約而同地,一切誘因在一瞬間同時達到了沸點。漫天的火焰如旌旗交映,“滋滋”“啪卡”的炸裂聲如死神的讕語。它們張開血盆大口,在我身后、將我追隨。我不得不把重心降到最低,屏息凝神,匍匐前進。驀然地,本樓層的示意圖在我的腦海中浮現。我循著地圖的指向,來到走廊的另一側。

這里是一處防火門,我本以為能從這里逃離,可一抬頭,我看見了什么?大敞大開的防火門,似乎從來沒有好好關閉過。濃煙以迫不及待的速度從下面向上竄來,下層或許是源頭,看來沒能幸免于難。所幸這里是暫時安全的樓梯間,空氣中還存著一絲冷意。用力關上防火門,老舊的門軸發出疲憊難以支撐的“吱——”的長音,似在呻吟,訴說著自己的蒼老與無能為力。

“轟轟轟!”沒有絲毫耐心的爆炸聲消去了我方才沒來由的安全感?;饎菰诼?。全身的汗毛開始豎立,恐懼和緊張包裹著我,剎那間,我突然瞄到墻角安然放置的滅火器,它深紅的色澤,反射著生的希望之光,如一盞海上的暗夜明燈,為我指引著“生”的方向。救命的稻草!腦海中,那些平常學校消防講座所教授的滅火器使用方法,瞬時復活。除掉鉛封、拔掉保險銷……壓下壓把!然而,沒動靜,恐懼與絕望已漫過頭頂,這個滅火器因為常年放置在潮濕陰冷的環境下,也無人檢查,早已生銹過期,無法使用!

怎么辦?在一片令人窒息的焦躁之中,我終是注意到一側有一個衛生間。在無助與慌亂的支配下,我躍進衛生間,高溫和火苗在身后狂飆,那長長的火舌幾乎就在舔舐我的脊背。緊緊關上衛生間的門,我才來得及長舒一口氣,仿佛于這蒼白的穹頂之下重拾生命的火炬。

火焰肆意地拍打著門,氧氣濃度不斷降低。我必須再想辦法。我發現了另一側的窗戶,那緊鎖的、渾濁的玻璃窗。急中生智,我舉起一旁廢棄的鐵棍,用盡全身的力氣,砸向那緊掩的窗。玻璃花開,紛飛四濺,如飛花碎玉,有的劃傷了我的皮膚,留下幾道血痕。疼痛前所未有地變得無足輕重起來,這真實的疼痛,反而令此時的我無比喜悅。

樓下,消防隊員已經鋪好氣墊,架好云梯。在消防隊員的幫助下,我慢慢爬上云梯,感受著空氣的流動、陽光的照射,再次聽見鳥兒的啁啾……回過神來,我再次站在了熟悉的地面上,人們圍觀時的各式表情、高樓的遍體鱗傷,彌漫著悲凄和感傷。幾根電線依然在閃爍著火花,漫溯于空中。這又是一場電線老化引出的悲劇。

失焦、聚焦,眼前又是我熟悉的房間,整潔、令人安適的氣氛。唯有我身上滾動的汗珠是真實的,我去過那座高樓,我曾置身于那片火海,在夢中的世界。如果高樓的管理人員再用心一點,按要求檢查消防門,及時更換滅火器,是否能挽回那一個又一個、歷史長河中成千上萬個生命?是否又能少一份自責,多一分看向未來的勇氣?是否能無愧于心,擔負起肩上跳動的鮮活,而不是望著廢墟、灰燼仰天長嘆?

我愿那驚險的經歷只是一場夢,隨風悄悄散去,不留痕跡。我愿那些破碎的家庭,在來世重拾生命的火星。我愿消防安全走進家家戶戶。我愿火成為照明供暖的神明,而不是那滿身鮮血、主管殺戮的惡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