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防士:這些事領導們知道嗎?

 

這是中部某省的一個消防士與我的聊天記錄,在他給我的敘述過程中,問的最多的是,這些事,領導們知道嗎?

當一個行業的宣傳部門,把“高大上”視為正能量,把“假大空”當作業績,那么說真話,找不足、揭傷疤則被視為負面影響。我們事業,是一批批熱愛這個事業的先輩用血與淚澆鑄的,他們的榮譽和功勛正在漸漸遠離視線。

上級曾經有過士兵熱線,后來不知怎么就不能留言了。當領導層不能真實掌握基層的想法,只靠匯報和調研來決策,方向也許會偏差。

A

下面的對話,我如實表述,不加任何夸張與虛構。只是對文字進行糾錯和整理,剔除一些敏感詞匯和事件,我相信,這個消防士所說的只是他所在中隊的事,并不代表全體,但其中某件事也許是普遍存在的。

消防士:您好,東哥,我一名普通的消防士,家在A省,現在Z省工作。我想知道,您在基層工作過嗎?

東哥:我當過六年的中隊長,應該算是在基層中隊工作吧。當年的戰士現在一聚會還給我打電話,電話來自內陸各省。

消防士:您了解現在的基層么?那您現在知道基層每天具體在干什么?知道我們的主要工作是什么?有些話我知道說了也沒什么用,你就當是聽一個晚輩訴訴苦吧!

消防士:高危補助您知道么?我們這里,機關干部比一線消防員的高,為什么?他們有什么高危的。我理解的是機關的高危就是領導怕吹空調中風,要不就是下班回家出車禍。?

東哥:我們這從總隊長到士兵、文員高危補助都是一樣。能發就不錯了,還講什么條件。你們那,機關領導也是高危崗呀,你看你們身邊,這幾年被檢察院帶走的好像比犧牲的消防員多呀!呵呵!你要這樣理解嘛!

消防士:我們現在基層每天的主要工作是迎檢,可是為啥老是基層迎檢,督查組怎么不去機關呢?

東哥:有些事,你不知道就不要亂猜測。???

消防士:我們支隊大約有三百人,其中消防員滿打滿算一百人左右,一線出警執勤的還不到一百人,您說,這個現狀聽起來搞笑么?我們現在經常性比武、考核,基本每個月都有考核,但是考核科目我覺得和實戰一點關系都沒有?,F在檢查多了、比武考核多了,其他的和以前一摸一樣。您說 ,咱們主業不就是滅火救援么?要那么多領導干嘛?

東哥:這有一個過程,現在領導太多,混飯的就多,管的太多,過三、兩年就理順了。

消防士:呵呵!說起這個混飯,現在我們真的是苦??!現在檢查多了、領導下來的多了、吃飯就多了。

東哥:食堂外包了嗎?按規定上面下基層在食堂吃飯是要交伙食費的,我們這一直這樣。

消防士:我們沒有外包,就是雇了一個外面的廚師,一個月給人家3800元,現在下來檢查的領導把我們的伙食費都快吃完了。指導員說這個錢是我們伙食費里出??!

東哥:一頓飯要吃多少?不在食堂吃嗎?

消防士:有時候在食堂,但是還不如到外面吃呢。要是一個月來五次檢查,我們就得吃一個月的面條。

東哥:不會吧,他們吃什么?這么花錢?喝酒嗎?

消防士:檢查的領導來了都是在小餐廳,不和我們在一起吃飯。中午來的就不喝,晚上不走就大喝。每次來,我們都不能正點開飯,我們的廚師就不給我們做飯了,先盡小餐廳領導們。

東哥:那你們吃什么?

消防士:隨便對付點。他們一吃飯,我們就化身為服務員了。斟酒、倒茶、端菜、打飯。他們走后,我們就端著碗沖到小餐廳吃領導們吃剩下的菜,我們小餐廳的桌子比我們吃飯的桌子起碼大三倍,您知道大三倍的桌子擺滿需要多少道菜么?我告訴您,需要三十多個盤子,

您想想吧!呵呵。

東哥:他們都檢查啥?

消防士:軟件資料、營房衛生。

東哥:中隊有幾個人?

消防士:轉制的戰士17個,干部六個,合同制消防員18個。

東哥:合同制一個月多少錢,他們是怎么休息的?

消防士:兩、三千元,上四天休息兩天。

東哥:你現在工資是多少?

消防士:我現在五千五百多。

東哥:那合同制隊員跟你們干一樣的事,愿意嗎?

消防士:他們和我們不一樣,他們不用訓練,不考核,不出警。??

東哥:那他們干什么?

消防士:打掃衛生,出公差,當內勤。給中隊長、指導員、大隊長、教導員開車。

東哥:我要出去一會,你還有什么想法,整理一下發給我。

消防士:您不會要舉報我吧?

東哥:我舉報你干什么?也沒任何必要呀。你跟我聯系不就是想通過東哥的文章,讓領導了解真實的基層生活嘛。你把你覺得看不慣的事都可以寫給我。

B

叫不醒的永遠是裝睡的人,消防士所說的這些事,我明白,也知道,但是當角度和高度不同時,對一個問題的看法就完全不同,也許兩個層面的人看到的都是自己認為真實的,但如果換位思考,則有利于和諧上、下級的關系。消防士的一些說法,也只是站在他自身的角度去看,未必正確,但也并不是狹隘,管理者是應該了解一下。

下面是消防士給我的留言:

東哥,您知道“五同”吧,“就是同吃、同住、同休息、同訓練、同娛樂”我們隊,不到八點,是看不見任何一個領導,八點能見到,還是因為了八點,有個干部點名。我們大隊、中隊有10個干部,一人一間屋子 ,其中有2位是占著家屬接待室?,F在我老婆來了只能花錢出去住賓館,晚上還不能出去陪老婆,有時候白天要是有檢查還不能請假,有一次老婆來了五天,我就請了2個白天的假,其余都在迎檢。

同訓練同娛樂更是不著邊,我們訓練的時候,領導們看不見人,娛樂的時候,領導們在自己房間喝茶看電視,您覺得我們能一起么?吃飯的時候,我們在外吃,他們有自己的小餐廳,再說休假吧,您知道么?我結婚,還有老婆生孩子,這都需要請假。我們領導說自己計算好,這個婚假和產假是要從探親假里扣除。當時請婚假的時候沒在意,無所謂,反正結婚的日期是死的,可是請產假的時候就傻眼了,我一年的探親假是三十天,婚假我請了20天,

我請了余下的10天產假,請假的日期是老婆預產期前一天,結果回去了,到第七天老婆還沒生,當時說不出的心情, 眼看假期就要到了,到第八天,只好剖腹產了,我還能陪產后的老婆和孩子2天,要是等自然生的話,我的假就到了,我會后悔一輩子的。

您知道么,我的孩子到現在快10個月了,我居然沒抱過,剛出生的時候,我想抱不敢抱,怕笨手笨腳的傷到孩子,現在能抱了,但是沒有假期,您知道我現在想孩子和老婆的那種心酸么?

我一直以為干部和我們一樣都能做到舍小家為大家,可是結果呢?

我們這里的干部大部分是當地人,就算不是,家也在附近縣、市,人家老婆生孩子,都不用請假,和其他干部商量好多值幾天班就走了,可是我們呢,離家最近的三百多公里。 我回家,走在路上就要兩天,我們那個地方不通火車,倒4次大巴。再打摩的,再走路進山。

現在中隊領導都是大學生干部,文化確實高,什么都懂,可是對器材裝備使用和配備他們還不如一個班長知道的多。年青的消防員對理論知識確實不怎么懂,可是如何使用,車上配備了什么器材這些我敢說,中隊領導還不如入隊半年的消防員知道的清楚。我們隊的負責后勤的副中隊長,居然不會使用液壓泵,您說可笑嗎?這些事,領導們知道嗎?

還有出警的時候,每次都是在車上等干部,偶爾等一下我們,回來集合開罵,說我們欠練。開會的內容永遠都是衛生不干凈、訓練不認真,都是我們的錯,從來不提干部什么地方做的不合適。年底評功受獎,后勤和領導司機首選。兄弟們在一起聊天的時候,內容都是怎么才能像那些伺候領導們的兄弟一樣,有點眼色。

去年國慶節,上面下通知停止休假,全員在位,當時,我們覺得這個通知下的真是太好了,反正我們一線消防員也不能休息,無所謂。讓干部也知道一下請假多難。結果一個干部的老婆不開心,在網上說了幾句,干部都說,就應該在網上提意見,于是就扇風讓其他家屬寫評論,再轉發。?

更可笑的是我們中隊領導對像這樣輿論事件,預防手段是把我們的手機全部沒收,沒收的時候還要檢查和家里人的聊天記錄,我們平時怕被“扣假期”啥話都不敢說、不能說,領導們被停止休假這就抱怨一堆,您說讓我們怎么看他們。

部局來督查,總隊來督查,支隊來督查,有用嗎?實際情況看不到也不想看。每次督查組來的前幾天,只要是寫字好的文化水平高的,都被叫到辦公室補資料,而我們得熬夜打掃衛生,我就想說,領導們能不能不要老是下來,每次都把我們領導嚇得好幾天吃不好睡不好的。

還有更有意思是現在咱們廚房都有伙食錄入系統,買菜不夠分量,用我們訓練用的杠鈴片去湊數,這個伙食錄入系統,可是讓我們中隊領導的智商得到了充分的發揮。

還有我們中隊的合同制消防員,都是地方政府的關系,沒有一個能參加正常訓練的,不出警不訓練,只會打掃衛生給領導開車。大隊、中隊組織家屬座談會,我們這些轉制的消防員家屬因為離得遠一個來不了,干部、合同制消防員的七大姑八大姨全來了,座談會不到半小時,就安排出去吃喝玩樂。

您說這些事,讓我們這些基層的老消防員怎么想,工作還怎么干。我們真不怕吃苦、不怕受累,但是能不能不要讓我們一次又一次的寒心失望啊。吃苦受累挨罵受罰的是我們,好處全是領導的。

說了這么多,我也知道改變不了。但還是希望通過您的文章,向領導反應一下。我說的這些都是我親身經歷過的,您可以來我們中隊調查。

東哥,要是有一件我說的不對、胡說八道、我不得好死。